《國企·黨建》2019年3月 第250期 逐夢礦山終不悔 飽醮青春寫輝煌——記西藏華泰龍礦業開發有限公司選礦二廠常務副廠長劉璇遙

發布時間:2019-06-04 文章來源:

https://mp.weixin.qq.com/s/Uunj0lNWKl-CqkzQ3GHm3g

劉璇遙在磨礦車間指導工作

西藏華泰龍礦業開發有限公司,是中國黃金集團有限公司下屬子公司。2007年,中國黃金集團響應中共西藏自治區黨委、西藏自治區人民政府“關于整合西藏優勢礦產資源”的號召,入駐拉薩市墨竹工卡縣甲瑪鄉。這里平均海拔4200米以上,“山上不長草、氧氣吃不飽、終年雪不斷、四季穿棉襖”是這里的真實寫照。

就在這樣惡劣的環境下,在雪域高原的艱苦創業中,涌現出許許多多令人敬佩和鼓舞的先進集體和個人,尤其是一個個沖在一線勇于擔當的共產黨員,更像一面面鮮艷的旗幟引領大家勇往直前。年僅33歲、在雪域高原默默奉獻九載的共產黨員、優秀中層干部劉璇遙就是其中的一位。

追逐夢想奔赴高原

劉璇遙,1986年9月生,2009年7月畢業于昆明理工大學選礦專業,2010年4月進入華泰龍公司,中共黨員,現任選礦二廠常務副廠長。大學畢業后,劉璇遙加入到云天化礦業公司,從事選礦技術管理工作。當筆者問道,為什么會選擇到華泰龍公司工作?劉璇遙給出了自己的答案:“2010年,當我得知華泰龍公司急需專業人才時,懷著青春年少時對雪域高原的向往,也是為了挑戰自己,不顧家人和同事們的勸阻,義無反顧背起行囊,奔赴高原”。為了追逐夢想,劉璇遙成為選礦一廠一顆“螺絲釘”。

創業之初艱辛多。當時選廠基建項目剛完工,基建遺留下的掃尾工作、工藝流程的優化、設備的磨合匹配、入職員工的技能培訓……諸多工作千頭萬緒。劉璇遙憑著專業知識和從業經歷,被廠領導委任為選礦技術員。白天他帶班與員工一道打掃廠區衛生、粉刷車間墻壁,晚上,則蝸居在8人間的簡易板房內,研究工藝流程,并結合工藝要求撰寫員工培訓教程。

“他除了上班就是坐在床邊寫寫畫畫。”據他室友回憶說,有時我睡醒了,看他披著棉衣,縮著脖子,哈著熱氣溫暖著雙手。我勸他不能太拼命了。他總是說:“沒關系,我年輕身體吃得消。”

正是這股不畏艱辛、迎難而上干事的韌性,劉璇遙的工作得到了公司領導和同事的一致認可。2014年底,劉璇遙被公司任命為選礦二廠副廠長。這是公司對他工作的肯定,也是對他的信任和期待,而對劉璇遙來說,則更多的是責任和挑戰。他除了要重走“來時路”,還要接受更艱苦的生存考驗和工作上的壓力和挑戰。

二廠建設縱跨海拔4500至5100米,這里高寒缺氧,氧氣只有內地的60%,被譽為“生命的禁區”,一年中有九個月是風沙漫天,雨雪冰雹的天氣,徒步走在這里也要一步三喘。正是在這種極其艱苦的環境和條件下,年輕的劉璇遙不懼壓力和挑戰,克服了常人難以想象的困難,擔當起了重擔

?

劉璇遙(右)到現場檢查備品配件情況

創先爭優謀求發展

“我現在33歲,如果身體條件允許,我愿意在公司干到退休,到時候公司如果需要我留下來繼續做,我愿意一直做下去。”劉璇遙說道。2019年,是劉璇遙來華泰龍公司工作的第九個年頭,高原的風在他的臉上刻畫出一道道歲月的年輪,那一塊塊高原紅述說著當初無悔的選擇。如今的劉璇遙更加懂得知恩、感恩、奉獻,他說,如果沒有當時華泰龍給我這個平臺,也不可能有今天的我,我唯有加倍努力工作,才能無愧于內心。

為實現選礦二廠達產穩產的奮斗目標,劉璇遙開拓進取、刻苦鉆研,他帶領團隊制定方案。通過對半自磨機格子板孔徑配比問題進行一系列的深入研究和論證,最終確定尺寸和配比,穩定系統循環負荷,充分發揮SABC碎磨系統能力,提高處理礦量;選礦系統水量消耗過高一直制約著生產穩定,他倡導引進新型水冷卻裝置,通過對磨機、空壓機、鼓風機、隔膜泵四大冷卻水系統加裝新型水冷卻裝置,每天可節約清水用量12000m3;面對尾礦庫庫容受限、筑壩緊張帶來的壓力,尾礦壩快速回水的工作迫在眉睫,他深入現場認真研究制約回水能力的瓶頸因素,通過對輸送泵出入口管徑進行調整后,尾礦壩回水能力由9600m3/天增加到18500m3/天,為筑壩工作奠定基礎,且回水藥劑充分回用,提高了浮選礦漿堿度和金屬回收率。

劉璇遙創新管理思路、促進選廠發展。為了確保夜間生產穩定,他提出從現有人員中挑選3名有經驗、責任心強的生產管理骨干臨時擔任值班調度長,負責夜間對全流程進行縱向全面協調管理,結果證明不但保證生產穩定連續,且提高搶修效率,促進生產指標的提高,強化車間員工勞動紀律管理,成效顯著。

劉璇遙在日常工作中十分節儉,精打細算,用他自己的話說:“就是要會摳會算,哪怕是一滴水、一度電、一粒礦、一顆螺絲釘也決不能浪費”。在公司深入開展創先爭優活動中,他積極響應公司對標管理、降本增效的號召,想辦法,定措施,帶領全廠員工大搞修舊利廢、節能降本活動。選礦生產工藝流程復雜,各類大中型設備縱橫交錯。為了降低生產成本,劉璇遙利用自己所掌握的專業知識,帶領技術人員,對一些設備大膽進行技術改進,取得了良好的效果。選廠設備陳舊老化,故障多,平均每月就得檢修一次,每季度大修一次。每次檢修球磨機他親臨現場,要求將拆下的舊零件重新經過加工重組繼續利用到設備當中。

劉璇遙深知:一個人再能干,就是混身是鐵也打不出幾顆釘子,只有做好傳、幫、帶工作,讓廠里所有的操作工技術都過硬才能搞好廠、車間的生產工作。于是他總是毫不保留地將自己的技術心得、經驗、措施和“絕招”,耐心傳授給別的技術人員,從來沒有“留一手”。

??

共產黨員就要沖鋒在前

“共產黨員就是要能吃苦”,這是劉璇遙經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。每天清晨,在二廠經常看到一位行色匆匆,身材矯健的身影。他進廠的第一件事是先進中控室,了解完生產情況后,又馬不停蹄地奔向海拔4975米的旋回破碎站,再從破碎站趕到污水處理站,若遇到雨雪天還要翻山到十幾里外的尾礦壩去巡檢。

平常一個來回下來,需要2至3個小時,查看完所有工段生產情況后,他才拖著疲憊的身體走回辦公室,開始吃藥。每天他都重復著這樣的路程。在不知情人的眼中,他與常人無異。但在二廠,大家見他第一句話:“您吃藥了嗎?”這是因為他經常帶病工作,而有時工作忙時卻忘記了吃藥。

2017年11月選礦二廠進入緊張的試產期。二廠試產關系著整個集團的聲譽,寄托著集團的未來和希望,更是華泰龍公司壓倒一切的頭等大事。選礦二廠克服種種困難,采取一切措施,全力以赴確保試產成功。試產正在進行的一天晚上,劉璇遙耳邊突然響起陣陣“咝咝”聲,正在中控室值班的他,立即從椅上彈起,沖出門外。他發現一系列半自磨機前的高壓水管與閥門連接處向外冒水,噴涌而出的水如一道道利劍。“我看到劉廠長邊脫衣服邊向閥門沖去。我也沒多想就一起追上前去。”磨浮值班長丹巴說,開始我倆試圖用衣服堵住水口,但不等我們靠前就被冰冷的水汽和強大沖擊力吹到一邊。因為閥門離地太高,水的沖擊力太大。嘗試幾次失敗后,劉廠長只好踮起腳尖,把衣服放在胸口挺起腰用力往上蓋。后在維修工叢東升等人的配合下,方將水管堵住。

“你們沒見到當時的場面,劉廠長那叫一個英雄,他堵水管的情景,簡直就像黃繼光”。叢東升聲情并茂地描述當天的情形。當時正值滴水成冰的隆冬季節,夜間氣溫零下二三十度。作為一廠之長,劉璇遙完全可以坐在那里動動嘴,指揮指揮,讓別人去做。但他不是這樣的人,每件事他都要親力親為,每到關鍵時刻,他總是沖在前面,他以共產黨員的模范行動深深教育和感染了大家。有時大家心疼地責怪他,但他不以為然,笑笑說,衣服濕了,可以晾干;病了,吃吃藥打打針就好了,但是生產不能耽誤。我是共產黨員、也是副廠長,我不上誰上。這句話讓在場的人不禁為之感動。

鑒于他的健康狀況和二廠的工作壓力,組織和領導準備給他安排其他的工作崗位。他卻說:“我就是離不開四年朝夕相處的弟兄們,舍不下為之傾注四年心血和汗水的選礦二廠。”他的舉動令人心驚心顫,感動得讓人落淚無語。有了領導的舍身,才換來了員工的舍命。在劉璇遙看來,作為共產黨員,就要時刻發揮表率作用,就要帶頭做好每一項工作,讓兄弟姐妹們信任你,愿意跟著你干。

寧讓生命透支不讓使命欠賬

“寧讓生命透支,不讓使命欠賬。”這是劉璇遙的信仰,也是承諾。在選礦二廠決戰決勝達標達產臨近之際,劉璇遙和他的團隊更是日夜堅守在生產一線,協調解決生產過程中出現的問題,連續19天吃住在二廠。

2018年10月底,劉璇遙的岳父出了車禍,他匆忙趕回家照顧老人,老人還沒出院,二廠的生產關鍵環節9號皮帶發生斷裂,停止了生產,在微信群里看到了這一消息后,劉璇遙當即買了返程的機票,第二天就趕到二廠,和他的團隊一起連續干了四個通宵,累了就在椅子上瞇一會,餓了饅頭就著“老干媽”。在海拔4700米的高原,躺著不動都相當

于在內地負重20公斤,更何況連續奮戰4個通宵。

“他對工作不是負責,而是極端的負責。重活險活,他比誰都跑得快。”選礦二廠廠長助理劉建偉對他如此評價,他是個閑不住的人。2014年10月至11月,礦倉放礦漏斗接連發生三次故障,導致243米高,直徑4米的礦倉連續積礦上萬噸。經廠務會議研究決定:礦倉停止進礦,然后再從放礦口放礦,把料倉清空后,根據情況再做對應徹底根治。

事后,據參與者回憶說,當打開振動給礦機的一剎那,泥漿裹挾著礦石噴涌而出,滔滔的泥石流將100多米長的皮帶連同下面的支架瞬間摧毀,皮帶過道都是齊腰深的泥漿和礦石。面對突如其來的難題,劉璇遙向廠領導請纓,并建議各車間留足值班人員,剩余人員全部參加清淤工作。?一場戰天斗地,自力更生的戰役,在海拔4700米的溜井中打響了。參戰人員兵分三路,實行三班輪換作業。為保證工期進度、質量,他們將任務落實到天,分解到班組。規定接班人員要對上班的任務進行檢查和監督,廠領導隨班參加勞動。

目標明確,任務到班組,領導參與,員工們干勁倍增。他們自帶干糧,晝夜鏖戰在工地上,餓了吃方便面,渴了喝瓶礦泉水,困了隨便靠墻迷瞪會,醒了就繼續干,手套破了就直接用手。1萬噸礦石,近40名員工,45個晝夜:干糧、方便面、礦泉水:鐵鍬、手推車、人均每天清理礦石5.5噸。

這樣的勞動強度和難度,這樣的勞動任務,即使在內地,一個強壯勞力一天完成如此的工作量也是有一定難度的,何況這里是人人談之色變的高原。9年來,劉璇遙直接參加危難險重“處突”大事件不下10次,參與完成流程中小改小革達數百項。

一位新入職不久的藏族員工說道:“當我們不小心犯了錯誤,劉廠長都會悉心的教導我們,從來沒有大聲對我們說過話,有這樣的領導,我們很知足”。對于同事,劉璇遙從不“吝嗇”,誰有個頭疼腦熱的,他都會第一時間送去關心和慰問。用劉璇遙的話說:在高原,大家雖然沒有血緣關系,但勝似親兄妹,遇到困難都會幫助一把。

在選礦二廠,乃至華泰龍公司,還有無數的“劉璇遙”。無論是奮戰在一線的員工,還是堅守崗位與員工朝夕相處的基層干部,再到殫精竭慮、奔波操勞的公司領導,他們的故事無不像劉璇遙一樣動人。他們在雪域高原的一隅,用自己在路上的每一天,每一步的奉獻和執著,匯聚成中國黃金發展、進步和希望的洪流。

相關新聞:
湖南幸运赛车如何办理